溫情攻勢輔助花式騙局掏空老人錢袋子
2019-05-14 14:14:35   來源:經濟參考報   評論:0 點擊:

        “我被騙了216萬”“我被騙了160萬”“我被騙了125萬”……近日,長三角某市多位老人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哭訴了被一家涉養老投資公司騙光養老錢的經歷。

  該市警方近期破獲一起涉數千人、以養老為名義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以下簡稱“非吸案”)。記者調查了解到,隨著我國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龐大的“銀發市場”吸引著越來越多市場力量參與。然而,一些不法分子也趁機盯上了老年人的“錢袋子”,通過高端養老、康養結合、旅居式養老等噱頭,從老人口袋變著法子“掏錢”。部分地方涉養老“非吸案”連年高發,且涉案金額動輒上億元,涉及數千人,不少老人被騙得血本無歸。

  億元“騙老”大案頻現

  一位基層經偵民警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近年來,他們偵辦的涉養老“非吸案”中上億元的很多,甚至還有數十億元的大案,老人們損失慘重。

  退休教師許某告訴記者,她是經朋友介紹接觸到長三角某市這家涉養老投資公司的,參加過公司的年會和公司組織的外出旅游,覺得公司有實力,服務又好,加上公司提出投資養老項目可以有8%的年利息,而且投資越多免費住公司的養老床位時間越久。所以她先后六次共計投入了216萬元,除了自己的養老積蓄,還把子女的錢也投了進去。“現在這些錢全都打了水漂,后面的日子不知道該怎么過了!”許某邊說邊哭。

  多位被騙老人告記者,他們中最少的被騙了十幾萬元,多的被騙了一兩百萬元,這些錢幾乎是老人們的全部家當。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涉養老“非吸案”受害者主要是老人,一旦錢追不回來,老人們的養老將會失去保障,部分老人健康狀況可能急劇下降,一些家庭也會陷入麻煩。

  “自案發以來,我們這些被騙的老人想到這件事就會淚流滿面,不少家庭為此產生矛盾、經常爭吵,幾位老人因為精神恍惚而摔跤,甚至有老人因為被騙而傷心去世,去世之前還在念叨要追回被騙的22萬元。”被騙老人王某說。

  據該案偵辦民警介紹,從2012年6月開始,這家涉養老投資公司打著養老投資的幌子,先后吸收長三角地區3800多名投資人,其中絕大多數是老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額高達3.8億元。

  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各地頻頻曝出涉養老“非吸案”“詐騙案”。2018年11月,安徽省黃山市黃山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一起借助養老機構進行集資詐騙的案件:當地一家養老機構許以7%到40%不等的高額利息,和投資人簽訂各種形式的合同。至案發時,該企業已向近1300人集資,其中大部分是老人。該案涉及資金6565余萬元,其中有3000余萬元無法歸還受害人。

  日前,湖南常德也曝光了一起以投資養老公寓為名義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以發放宣傳單和熟人介紹、送禮物、外出旅游等形式,在四年時間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高達7000多萬元,800多人被騙。此外,全國多地還曝出以銷售老年保健品、收藏品、推銷老人旅游項目等為噱頭的集資詐騙案件,個別案件甚至帶有傳銷性質。

  “養老騙局”變著法子席卷養老錢

  據了解,這些涉養老“非吸案”相關違法主體騙法隱蔽,頻頻對老人發動“溫情攻勢”,不少手里有錢、陪伴缺失的空巢老人,成為騙子們重點盯著的“獵物”。

  據上述涉養老“非吸案”辦案民警介紹,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為目的的涉養老公司,很少有實體,大都不產生利潤,均是用后面的錢補前面的窟窿,老人投資的多數錢款都進了老板個人腰包和工作人員的提成。

  為了給老人營造一種公司實力很強的假象,2012至2018年,上述涉養老投資集團先后在江蘇、浙江等地成立了五六家不同名目的公司,通過客房服務、消費卡、服務合同、股權、客房租賃合同等五種方式集資,年息10%至16%不等。

  “以往那種百分之幾十的回報率,老人已經有所警惕,所以騙子們學聰明了,把回報率降低,一般在20%以下,但又比銀行的利率高,以吸引老人投資。”辦案民警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現在不少老人手里都有一定存款,投資養老的需求容易讓這些老人失去理智,陷入騙局。

  為了進一步迷惑老人投資,該涉養老“非吸”公司還把辦公室放在豪華的寫字樓里,“文明單位”“百姓最喜愛的十佳養老機構”“匠心企業”等各種榮譽、資質更是掛滿墻。老人到公司參觀,看到富麗堂皇的辦公室和各部門頒發的榮譽證書,更加覺得公司實力雄厚,放心投資。

  溫情的服務更是騙子們從老人口袋里掏錢的“法寶”。多位被騙老人告訴記者,該涉養老“非吸”公司每個月基本都會組織外出旅游,住的酒店都聲稱是公司加盟的度假酒店,老人看了以后深信不疑。而且在旅游過程中,公司的“小管家”(工作人員)服務特別細致周到,一口一個“爺爺”“奶奶”,上下車親自攙扶老人,熱心介紹景點。

  平時老人在家里有什么需要,一個電話,“小管家”就會上門服務,給老人買東西、理發、打掃衛生,噓寒問暖,陪老人聊天等。熱情的服務后,“小管家”再央求老人投資,老人們往往很難拒絕。

  《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發現,該涉養老“非吸案”中被騙的老人層次并不低,不乏退休教授、工程師和公務員,知識和理性能力都不缺乏。然而這些老人大都是空巢獨居老人,子女忙于工作沒時間陪伴,甚至有的子女常年在國外,老人們渴望親情關懷。

  多位被騙老人告訴記者,該涉養老“非吸”公司的“服務”非常到位,每個月都會組織省內、省外甚至出國旅行,時間長短不一,大家可以自己選擇感興趣的旅游項目。一位被騙老人說,她之所以投資這家公司,就是因為看中了形式多樣的旅游項目,每次出去都玩得非常開心,她不想在家待著,太無聊。每年年底,公司還會召開千人規模的年會,大家一起討論、吃飯,還有小禮品,非常熱鬧。“小管家”們平時也不會直接提到投資,均通過熱情的服務感動老人,讓老人主動投資。

  一位老人感動于“小管家”的熱情服務,甚至主動要拿一萬元給“小管家”做嫁妝,但是這位“小管家”卻趁機央求老人把剩余的存款都投資到公司,老人也照做。而且,這些被騙的老人在哭訴案情的過程中,雖然意識到被騙,卻仍然夸贊“小管家”們平時對他們多么關心。

  “現在想想,‘小管家’們的熱情服務都有目的,想從我們身上騙錢。如今出事了,沒有一個‘小管家’再來關心我們這些老人,走在馬路上可能連招呼都不會打,這不是騙局是什么呢?”一位受騙老人說。

  監管協調溝通機制不暢

  “涉養老‘非吸案’不能僅依賴公安部門處置,輪到我們處理的話,風險都已經爆發,老人的錢也很難追回了。”辦案民警說。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涉養老“非吸案”頻發,一方面緣于老年人現代金融知識匱乏,難以抵御“花式誘惑”。江蘇省一位民政干部告訴記者,隨著養老市場不斷放開,房地產商、餐飲服務業、醫療機構、金融公司等形形色色的市場主體都開始轉型做養老,一些不法分子趁機大肆宣傳投資養老、高端養老、康養結合、旅居式養老等,推出養老新玩法、新概念,老年人防范意識弱,且現代金融知識匱乏,很容易上當。

  多位受騙老人表示,當地媒體的頻繁宣傳和相關部門領導屢屢站臺也是一些老人們上當受騙的重要原因。

  受騙老人提供的視頻和圖片資料顯示,上述涉養老“非吸”公司的養老服務廣告長期在當地電視臺播放,而且由具有一定名氣的主持人“代言”。此外,該公司還經常在一些重要活動時邀請省、市相關退休及現任領導干部為公司站臺。“看到電視宣傳、官員站臺,我們這些老年人就覺得公司應該是沒問題的,很多人就放心投錢了。”一位被騙老人說。

  據辦案民警介紹,近年來涉養老“非吸案”呈現團體化、虛擬化、跨地域及隱蔽化等特點。相關違法主體往往借用虛擬身份、虛假場所、虛假宣傳,吸引老人投資,偵辦難度大,辦案成本高。

  同時,相關違法主體還會利用有關政策提高騙局可信度。“現在國家重視養老,鼓勵市場力量提供養老服務,騙子們就打著養老政策幌子,提升自身騙局的影響力。”辦案民警表示,不少涉養老“非吸”公司都會宣傳他們是響應國家鼓勵民辦養老機構發展的政策,發展前景廣闊,以增強老人的投資信心。

  另一方面,部門職責劃分不清,監管存盲區。據辦案民警介紹,市場監管部門在企業注冊登記時、銀行風控部門在監管資金異常流動時,都可以發現蛛絲馬跡,但是目前這種多部門聯合監管溝通機制還不太順暢。

  據江蘇省民政廳相關負責人介紹,現在打著養老旗號的企業越來越多,且名字很模糊,很多從事的并不是養老服務行業,有些企業則游走在非法集資的邊緣,很難界定,現有監管力量有點跟不上。

  優質養老服務供給不足,老人群體普遍存養老焦慮。據多位受騙老人反映,服務較好的高端養老機構每個月的收費動輒上萬元,且很長時間都排不上隊。而該涉養老“非吸”公司收費便宜得多,還有投資回報,所以老人們就把錢投了進去。“我們老人之間有自己的小圈子,一旦一兩位老人覺得好,其他老人就會蜂擁而來。”一位被騙老人說。

  加強事中事后協同監管

  多位專家及基層民警、民政干部建議,相關部門應加快明確責任劃分,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的部門聯動,守護好老人“錢袋子”。

  一些受訪專家和民政干部建議,須明確部門職責,加強事中事后協同監管。長三角某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從事保健、旅游、房產等行業的企業,也會將“養老”納入其中,很多涉養老“非吸”公司并未在民政部門登記備案,民政部門無法及時掌握信息,監管很難及時跟上。該負責人建議,盡快對民政部門管理“養老”的內涵和外延做出清晰界定,加緊構建部門協同監管機制。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建議,公安、市場監管等部門加強合作,減少盲區,要定期開展一些涉養老“非吸”專項排查、整治行動,不斷提高精準、協同監管水平,爭取提前化解風險。基層經偵民警建議,涉養老“非吸案”涉及民政、市場監管、銀行、金融、公安等眾多部門,各部門應當加強數據共享與聯合監督、執法。

  江蘇省民政廳相關負責人建議,在強化部門監管的同時,應加快培育行業自律,由第三方對養老服務機構進行質量評估、開展星級評定,將不法企業列入黑名單。

  今年初民政部發布的《關于貫徹落實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通知》也要求,創新養老機構管理方式,推動建立養老機構綜合監管制度。同時,各地要積極探索建立健全養老服務信用評價、守信激勵、失信懲戒等信用管理制度。

  還有基層民政干部指出,子女應加強陪伴,對老年人群體的理財知識普及要跟上。他們建議,家庭在養老中的功能必須強化,親情關懷不能缺失,否則孤獨的老人很容易被騙子鉆了空子。子女要盡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及時了解父母的思想動態,幫老人一起識別風險,防范騙局。劉俊海建議,加強對老人在投資理財方面的教育,引導老人理性投資,不要想著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遇到重大投資決定要多跟子女商量。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民間信貸暗藏潛規則 警惕會“變臉”的金融服務費
下一篇:銀行開啟新一輪客戶信息核實 不配合者賬戶或受限

分享到:
三剑客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