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綠水“播”信用 ——易門農商行金融扶貧紀實
2017-08-24 10:21:44   來源:   評論:0 點擊:

& 63;進入九嶺大山,車上盤山公路,青山疊嶂,連綿起伏,白云縹緲,繚繞山間,藍天碧葉,天然美景,我們一路逶迤而行,一個小時車程到了天然氧吧—底尼。座座高山林下的村莊,片片隱秘萬象的松林從境,一方彝族尼

?進入九嶺大山,車上盤山公路,青山疊嶂,連綿起伏,白云縹緲,繚繞山間,藍天碧葉,天然美景,我們一路逶迤而行,一個小時車程到了天然氧吧—底尼。座座高山林下的村莊,片片隱秘萬象的松林從境,一方彝族尼蘇人,一個神圣的民族,尼蘇語上說,“定尼米”,意譯為“一片紅色的小平地”,底尼就是從它演化而來。
 一進山間,大家便被此處的山水風光陶醉了。“道由白云盡,青與青溪長。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劉慎虛的這首桃源之詩描寫的許就是這般景象。然而一想到,這么美麗的地方,全村還有164戶貧苦人口,頓時感到有些悵意。底尼是易門西邊深山里的一個貧困村,我們此行,便是一次扶貧調研,全國扶貧攻堅戰已經打響,扶貧開發成敗之舉在于精準,來到大山深處,尋找貧困根源,摸清扶貧對象,選準扶貧方法。
貧困為何趕不跑
    在易門縣人行領導的陪同下,我們進入大山,受到熱情地款待,山水、稻米、時鮮蔬菜,真正的原生態、無污染!當然我們此行不是來游山玩水,而是來大山深處尋找貧困根源的。說起向銀行貸款發家致富,山里人連連搖頭說:“亙古至今,老俵不借錢!”他們的祖訓就是:從不借債度時光,半夜敲門心不慌!大部分鄉親的征信報告全是空白,純粹的“原生態”,他們從不借錢,當然也就沒有不良記錄啰!
    底尼開展扶貧工作已有多年,易門農商行扶貧點早已掛牌,各路扶貧資金、捐贈物資絡繹不決投入到底尼的青山綠水。當然他們也得到了回報,公路、飲水、學校、網絡,尼蘇人的公共設施可以說已經達到現代化農村的標準。可世世代代守在綠水青山之傍的山里人,為什么還有人貧困至今,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遠遠達不到全縣人均年收入。山常在、水長流、老俵聞雞而起,日落而息,勤勞誠信,可就是山好水好老俵好貧困至今趕不跑呢?一行人在話聊:金融“原生態”的老俵,從不會知道“金融杠桿,運作資金”,上世紀九十年代底尼的種植業就已經起步,烤煙、洋芋、蔬菜收獲的季節背到縣城零散出售,當地農民每年收入也可有幾千元。但是在不借錢的千年習慣,讓他們小小的種植業與金融資金擦肩而過,在綠水青山面前,他們小打小鬧,不成規模的種養殖不能持續發展,更不堪市場競爭。同時起步,一些鄰縣的蔬菜產業已成規模,銷往全國。本地種植業還在原地踏步,本地老俵,生怕賠本吃虧,不敢上規模,缺乏抱團意識。來自各方的扶貧資金雖然加快了底尼基礎設施建設,卻無法給當地百姓帶來直接受益。也許,這就是底尼貧困人群至今猶存的原因吧?  
綠水青山“播”信用
扶貧越到后面,難度越大,退守在最后堡壘的貧困瘟神,它們絕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因為這個堡壘,就在貧困人們的頭腦之中,陳舊觀念、落后習慣、束縛羈絆著他們,跟不上現代化的發展。時至今日,扶貧摘帽,筑路修橋、給錢給物,都不見效了,唯一辦法,就是更換觀念,改變陳習,活絡思維。決策者們想到這些,易門農商行的農村信用工程計劃,讓他們眼前一亮,信用!社會信用,金融信用,這可是及古至今的大法寶,底尼經濟的發展怎能沒有金融的支持呢?貸款難、難貸款,困擾多時的“老大難”如今唯有信用來解困了。
可是,“不借錢”的千年觀念,現代金融學上的“原生態”,在尼蘇人頭腦中根深蒂固,怎樣來破局呢?“解鈴還須系鈴人”,性格倔強的山里人,唯一心服口服的是,在山里為他們爭取扶貧資金,建設家鄉的村書記、中年漢子杞林為播種信用灑下了第一顆種子,杞林是村干部,也是帶領群眾創業致富的黨員帶頭人,底尼村委會是一個典型的高寒山區,常年以來,烤煙種植一直是該村群眾唯一的經濟來源。由于產業單一、村民收入不高。2015年當看到政府投資30萬元在與浦貝鄉水塘村和十街鄉老吾村的交界處建設的占地5畝的農產品交易市場建成后,作為村干部他想號召村民種植蔬菜,以前種植玉米、土豆收成很不理想,但是鄉親們難以改變傳統的耕種方式,還是年復一年的種植玉米,僅靠微薄的收入掙扎在貧困線上,后來他把自己家的地全部種上了荷蘭豆,還引導了全村村民種植荷蘭豆。當朝陽路支行得知杞林準備用實際行動帶領群眾種植荷蘭豆發展生產時,給予了“基層黨員帶領群眾創業致富貸款”的支持,杞林說:“當初我開始種植荷蘭豆時,改良土壤,買種子、化肥農藥、拖拉機,黨員貸款為我解決了資金問題。”杞林掰著手指頭算起了賬:“黨員貸款全部是由國家財政貼息,第一年我就種了近10畝荷蘭豆,收入近萬元,蔬菜種植周期短,再加上種植烤煙,養殖生豬的收入,也是過上小康生活的。”在杞林的帶動下,底尼村的群眾也放開了思想,開始大規模種植起了蔬菜。
 村民柳德先就是靠種植蔬菜脫貧的貧困戶,2015年看鄉親們都在書記的帶領下種起了蔬菜,他也想試試,當時老柳還是貧困戶,僅靠種植玉米的微薄收入還不能維持基本溫飽,低保、救濟金還是全家生活開支的來源,對于種植蔬菜的種子錢、化肥錢更不知從何而來,杞林想幫助像老柳這樣的貧困戶脫貧,找到了朝陽路支行,“貧困戶可以借扶貧貸款啊,利息全部由政府補貼,5萬元的貸款足夠他們發展種植了,村里還有多少想發展的貧困戶趕緊推薦來給我們”,朝陽路支行的李行長激動的說。老柳靠著那5萬元的貸款走上了他的脫貧路,跟著杞書記,家里的5畝地全種上了荷蘭豆、豌豆,收獲的季節拉到村上的農產品交易市場就可以賣給來收蔬菜的商販。老柳家一直有養豬的習慣,殺完年豬吃剩下的腿肉撒上適量的鹽、加上一口白酒,放進密封的瓦缸儲存起來就可以作為一年的餐桌上的肉食,這底尼火腿好吃,易門人都知道了,爭相購買,老柳也多養了兩頭豬,將這老火腿一腌,賣給來收火腿的商販,也能增收個千元。今年村里的貧困戶的名單里已沒有了老柳的名字,說起自己能摘掉貧困戶的帽子,老柳總是要提起給他發放貸款的那個信貸員老季。
每到周六,底尼村委會的農產品交易市場熱鬧非凡,村民們正忙著交售蔬菜。
山歡水笑奔小康
隨著底尼村種植品種的擴大,以荷蘭豆、豌豆、青花等為主的蔬菜種植正大力發展,同時,利用豐富的林下資源,大力發展中藥材和泡核桃種植,至今年,已經發展種植豌豆3000畝,荷蘭豆5000畝、青花200多畝、泡核桃7000畝。此外,該村的底尼火腿因質優味美,在當地小有名氣,每年出產火腿2000多支,產品大多銷往縣城、安寧、昆明等地。種、養殖結合,已經成為當地群眾增收致富的門路。農產品交易市場的建設為使底尼村的農產品由低品質向高品質發展、由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由零散種植向規模種植發展提供了平臺。而易門農商行在這其中扮演著信用播撒者的角色,據統計截至2017年6月末底尼村委會貸款余額1113萬元,222戶農戶正在用易門農商行的貸款奔小康。村書記杞林說現在全村的經濟總收入也將達到了2500萬元,農民人均每年可增收800元,同時,還將輻射和帶動浦貝鄉水塘村、十街鄉老吾、大村以及周邊的經濟快速發展。
詩情畫意已成現實圖景
按照規劃,還有3年,全國人民將全面步入小康,脫貧摘帽攻堅戰斗,號角已經吹響,以精準扶貧、金融扶貧、產業扶貧“三扶”為總體思路,三扶聯合,而易門農商行將充分發揮金融扶貧主力軍的作用。對于底尼這個美麗的小山村,就是要實現金融扶貧與綠色產業的“聯姻”。“聯姻”能否成功,就在于信用這位“紅娘”牽線搭橋,易門農商行將信用工作計劃落到實處,深入農村山區,做好信用工程、信用評級、入村到戶,精準扶貧、滴管扶貧。底尼只是易門農商行金融扶貧的一個縮影,在白邑、在老吾、在水塘,有貧困的地方都有我們的信貸員。綠水青山“播”信用,金融扶貧、信用扶貧,任重而道遠。

相關熱詞搜索:易門 紀實 商行

上一篇:農行玉溪分行開展“行長訪小微”活動
下一篇:郵儲銀行玉溪市分行“行長訪小微” 活動

分享到:
三剑客投注